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安临站镇 >

1939年山东神山战役在哪里

归档日期:06-2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安临站镇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4月6日,李宗仁赶赴台儿庄附近,指挥中国军队向矶谷师团发起全线出击,一时间,台儿庄城内城外枪林弹雨,喊杀阵阵,到处血流成河。日军指挥官知道自己的部队已陷入反包围圈,下令部队全线撤退。关麟征指挥第五十二军与王仲廉的第八十五军协同作战,与驻守台儿庄的第二集团军形成夹击之势,追杀日军。关麟征、王仲廉两军相继收复了台儿庄东面的甘露寺、杨楼、陶墩等据点,从而解除了台儿庄城东北日军的威胁,在台儿庄北面形成了对日军的包围。李宗仁命令4月6日夜3时发起全线反攻,第二集团军在城内肃清残敌后适时反击,与第五十二军、第八十五军相互配合,将日军大部消灭在台儿庄外围。李宗仁又命令部队猛追残敌,重创日军濑谷支队、坂本支队,其余日军残部于4月7日向峄县、枣庄撤退。至此,台儿庄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。

  在战役中,中国军队共击溃日军第五、第十两个精锐师团的主力,毙伤日军11984人,俘虏日军719人,缴获大批武器、弹药,严重地挫伤了日军的气焰。

  1939年发生的陆房突击战,是八路军主力部队初到山东后的第一次战役性战斗,也是继平型关大捷之后取得的又一次重大胜利。这场战斗共毙伤日伪军1300余人。

  1939年3月,八路军115师进入泰西地区。5月初,日军驻山东第十二军团调动主力部队以及泰安、肥城、东平、汶上、宁阳、东阿等17个城镇的守备部队,共有步骑兵5000余人及伪军3000余人,分九路向泰(安)肥(城)山区进行“扫荡”。5月10日,各路日军互相衔接,合拢“包围圈”,妄图歼灭泰西地区的八路军主力,摧毁抗日根据地。

  正在陆房西北15华里的中崮留村驻扎的八路军115师接到情报后,决定以一营兵力牵制敌人,其余部队分散转移,跳出敌人的包围圈。5月11日凌晨4时左右,部队转移时突然遭到敌人猛烈炮火袭击。115师首长立即命令特务营及津浦支队抢占制高点凤凰山、鸡冠山阻击敌人,686团二营掩护转移队伍,边打边撤。

  天亮后,日军不断逼近。这时,除了山东纵队第六支队已突出包围圈外,115师师部、686团、津浦支队和中共鲁西区党委、泰西特委机关共3000余人,均被包围在陆房村周围的狭小地区。数次突围不成,突围队伍即转移到凤凰山、鸡冠山南麓的山坳里隐蔽。随后,115师师部命令,各部分别占领肥猪山、岈山等地,待天黑后寻机突围。

  5月11日,各个阵地的八路军指战员击退了日军的一次次冲锋。黄昏来临,各个阵地仍在八路军手中。夕阳西下,日军畏惧夜战,收缩兵力,包围监视我军,企图次日再进攻。5月11日22时许,我军开始突围,115师师部、686团顺利跳出了日军的包围圈,并于5月12日上午到达汶上北部的陶村,于12日下午继续转移到东平无盐村;115师直属队向南,于5月12日拂晓时分渡过汶河,进入汶上境内;津浦支队、中共鲁西区党委、泰西特委机关于5月12日拂晓前渡过汶河,与115师直属队会合后到了东平荣华村。5月12日傍晚,三路突围部队在无盐村胜利会师。

  此次陆房突击战,共毙伤日伪军1300多人,粉碎了日军歼灭115师主力部队和中共鲁西党政领导机关的企图。陆房突击战的胜利,影响也震动全国,蒋介石致电朱德、彭德怀,表示此战“殊堪嘉勉”,事实上承认了八路军115师在山东的合法地位。从此,山东抗日战争出现了新的局面。

  陆房战斗遗址,位于肥城市安临站镇东陆房村境内凤凰山之阳,遗址石碑立于安孙公路北。

  梁山歼灭战创造了我军在平原地区同敌军数量相等、在装备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下,全歼日军一个大队的模范战例,提高了第一一五师坚持平原游击战的信心和勇气,受到八路军总部的表彰。

  1939年8月1日,第一一五师师部及其直属部队,在梁山县独山村东面的孟家林召开庆祝“八一”建军节大会。当天日军第三十二师团以步兵、炮兵及伪军各一部,共400余人,由长田敏江少佐率领,从汶上县城出动,向梁山地区进犯,对鲁西进行“扫荡”。陈光、罗荣桓经过周密分析,决定歼灭该敌。遂即将庆祝会改为战斗动员会,并部署部队作好战斗准备。

  8月2日上午,日军进抵梁山附近的马振杨村。日落后,我独立旅一团和师部特务营,迅速在梁山西南的胡坑村集结,进行战斗动员,部署了歼灭敌人的战斗任务。

  晚8时许,攻击开始。我骑兵连首先从西北角冲进村子,十连从西南进击,运用声东击西的战术,抢占了乱石岗,迫使伪军大部投降。此时,其他连队也迅猛冲向敌人,枪弹、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。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搞得晕头转向,惊慌逃窜,乱作一团。敌人凭着精良武器,炮火掩护,从乱石岗北坡一次又一次发动进攻,都被我坚守阵地的十连战士奋力打了下去。正当敌人继续组织反扑时,从后门王(今属梁山县黑虎庙乡)一带急行军赶来参战的我十一连冲入敌阵,同十连战士前后夹击,又一次粉碎了敌人的反扑。

  午夜后,我军向日伪军发起攻击。用机枪和手榴弹向固守在大车店院内的残敌猛攻。在我密集的火力下,敌人被迫逃回房内。次日拂晓,我军集中10余挺轻重机枪和掷弹筒于独山下,组成密集的火力网,居高临下,向龟缩在大车店院内的残敌猛烈射击。班长曹大顺带领5个战士,从敌人背后猛扑过去,把敌炮手的脖子卡住。三营长刘阳初抓住战机,亲率一个突击队,冲到大院墙下,攀梯登上屋顶,用刺刀将屋顶挑开个窟窿,向房内扔进几颗手榴弹。战士李杰从窗口一连掷进4颗手榴弹。随着爆炸声,日军的嚎叫声消失了,立即有两个汉奸跑出来高喊饶命,有两个日兵跑出来缴械投降。东方发亮时,日军剩下的20余名残兵狼狈逃窜。我骑兵连立即分头追击,逃跑的日军有的被击毙,有的被从高粱地里逮住,有的被群众抓获。

  至此,战斗胜利结束,日军少佐大队长长田敏江被击毙。这次战斗,毙敌300余人,俘日军士兵24名,缴获野炮2门、九二式步兵炮1门、掷弹筒2个、轻重机枪15挺、步枪150余支、战马50余匹,其他战利品一宗。

  梁山歼灭战,粉碎了日军的“扫荡”,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,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热忱,为巩固鲁西抗日根据地,开展平原游击战争打开了新局面。

  孙祖伏击战,又称九子峰战斗,是同志指挥八路军山东纵队,消灭“扫荡”我沂蒙山区根据地日军的一次胜利的战斗。

  1940年3月,莒县、沂水、朱蔚、东里店、铜井等据点的日军300余人,伪军100多人,进犯我沂蒙山南部地区,向孙祖一带扑来。当时,山东纵队司令部驻在孙祖南面的东高庄,大众日报社驻西高庄,中共山东分局党校驻铁峪。敌军扑向这一带,矛头指向我军政领导机关。

  孙祖村西南有一座二三百米高的独山,名叫九子峰,九子峰独居群山之中,又紧挨村子,居高临下,形成天然屏障,十分险要。

  我部队发现敌情后,司令员立即在东高庄召开紧急战斗动员会议,命令山纵二支队为战斗主力,山纵警卫团及地方武装等配合作战。徐司令员指着摊在桌子上的地图,对二支队首长孙继先说:“敌人这次行动路线是过荆山,经孙祖,穿九子峰,继续往南。你们要把主力放在九子峰,给敌人以迎头痛击。敌人受挫后必然强攻,你们要坚守阵地,给以狠狠打击。敌人的嚣张气焰被打下去之后,会退守孙祖,你们要集中优势兵力乘胜追击。这时敌人就会顺着来路逃窜,埋伏在荆山的警卫团要断其后路。”

  3月16日9时,日军的大队人马像一条长蛇,沿着蜿蜒的山路,向孙祖地区进犯。“蛇头”刚刚钻到九子峰下,埋伏在九子峰上的我军战士,便迅速插到山下,给敌人以突然打击。与此同时,埋伏在周围几个小山岭上的部队,也一齐开火,把敌人打得措手不及。不久,敌人兵分两路开始行动,一路在大道附近找了块隐蔽地负隅顽抗,另一路穿过小沙河,企图占领河南岸一带高地。我军坚决阻击南窜之敌,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。在我伏击部队的英勇打击下,敌人死伤惨重。随后敌军迅速收拢队伍,妄图抢夺九子峰。我守卫在九子峰的战士,沉着应战,敌人在强烈炮火的掩护下,接二连三地往山上冲,当敌人即将冲上山顶时,我军便同敌人展开肉搏,直到打退敌人的第七次进攻,阵地始终牢牢握在我军手里。

  下午1时许,敌人集中所有兵力,发动更加疯狂的进攻,借着浓烟烈火,冲上了山顶。战士们纷纷跃出战壕,端着刺刀,与敌人再次展开了白刃战。经过激烈的搏斗,敌军支持不住,节节败退,我军乘胜冲下山去,追歼敌人。

  入夜,我军数次与敌人展开激战,迫使敌人退到孙祖,等待援兵。17日,在我军包围下,敌军支持不住,于是便大肆放火,烧毁民房20多间,将沿途抢掠的粮食、财物全部销毁。在我军的攻击下,敌人慌作一团,拼命向北逃窜。就在这时,铜井敌伪据点空虚,我军乘虚而入,将其老巢付之一炬。18日晨,战斗胜利结束。这次伏击战,共毙伤敌少佐小林以下190余人,同时还俘虏汉奸18名,缴获小车60余辆、战马5匹及其他战利品。

 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,海阳民兵共作战2000余次,毙伤俘敌1500余名,缴获各种武器600余件,涌现出县以上英雄模范500多名,其中赵守福、于化虎和孙玉敏3人还荣获“全国民兵英雄”的光荣称号。

  1940年2月,日军侵入海阳县,很快占领了行村、大山所、鲁古埠和凤城等沿海村庄,并在那里建立据点。日伪军疯狂地实行烧光、杀光、抢光的“三光”政策。中共海阳县委积极发动群众,建立起青抗先、农民自卫团等抗日武装,配合主力部队、地方武装狠狠打击敌人。

  1943年秋天,海阳县赵疃村民兵负责人赵同伦从区武委会领来了两颗地雷,他和赵守福等民兵凑在一起研究出拉线多个日伪军出来抢粮后,从赵疃西大道回据点,赵同伦率领赵守福等提前在路上埋下两颗绊雷,共炸死13个敌人。赵守福他们根据放炮打石头的原理,很快研制出一颗“石雷”,经过试爆,效果很好。于是,他们就地取材,把漫山遍野的石块利用起来,制成各种拉雷、绊雷、滚雷。

  与此同时,其他村庄的民兵,也都学会用地雷打击日军。文山后村于化虎曾到独立营学习埋雷技术,并很快教会了其他民兵。同年秋的一天,他们得知行村的敌人到河崖、寨头、小纪一带去“扫荡”,就在敌军回行村的必经之地——野虎岭,埋下两颗地雷。敌人从小纪转回来,刚登上野虎岭便踏响了一颗地雷,四五个日军飞上了天空。随后又踏响了另一颗地雷,又炸死了3个敌人,其余的敌人急忙逃回据点,一个多月没敢出来。

  初期地雷战的成功实践,大大鼓舞了全县民兵的抗日斗志。起初,地雷战仅在靠近敌人据点的小纪、行村、大山等区开展,后来渐及全县,榆山、龙山、昌水、高家、徐家店等区一些村庄的民兵,把地雷战成功地运用到反“扫荡”中去,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。埋雷技术和地雷战术也有了很大改进和提高。地雷品种由拉雷、踏雷、绊雷发展到夹子雷、梅花雷、头发丝雷、真假子母雷、丁字雷、水雷、标语雷、飞行雷等30多种。埋雷方法也由预埋待炸发展到飞行爆炸,由单一布雷发展到大摆地雷阵。赵疃的民兵创造了空中绊雷,专打敌人的指挥官和骑兵。大小路口、山坡、树林、河套、瓜田、菜园、门阶下、水桶底、箱子里……到处是地雷,敌人走到哪里哪里响。后来,敌人抓来一些老百姓,强迫他们走在前面开路。民兵们连夜发明出一种“长藤雷”,把引爆索线加长,等群众安全走过再迅速拉火,使地雷专在敌人脚下开花。

  1945年5月,盘踞在青岛的日军纠集了3000余兵力重占盆子山区,反复进行“清剿”、“扫荡”。5月8日,行村据点的敌人偷袭赵疃。赵同伦、赵守福等预先获取了这一情报,即率民兵在村里摆下地雷阵。敌人闯进村北的树林里,碰响了绊雷;转而扑向十字街口,又踏响“箱子雷”,共毙伤日伪军16名,炸死战马1匹。在盆子山区人民开展反“扫荡”的105天中,海阳民兵共配合部队埋雷2500多颗,炸死炸伤日伪军200多人。

  海阳地雷战有力地支援了胶东其它地区的抗战。海阳民兵不仅在海阳境内大显身手,而且多次组织远征爆炸队,到周边县配合当地部队作战,为当地民兵和部队培训了若干爆炸能手,为山东地区的抗战胜利作出了杰出的贡献。

  铁道游击队,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现山东枣庄一带的一支抗日武装。该游击队成立于1940年1月25日,受八路军苏鲁支队命令成立,成立时称“鲁南军区铁道大队”。人员最多时达300余人,由苏鲁支队任命洪振海为铁道游击队队长,杜季伟任政委,王志胜为副队长。铁道队挥戈于百里铁道线上与日伪展开殊死搏斗,令日伪闻风丧胆。这支由铁路工人、小摊贩、矿工和流浪者组成的非正规部队,舍生忘死,在铁路线年之久,是日寇侵华的心腹之患。铁道队曾成功护送过、陈毅、陈光、朱瑞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千余名抗日将士过境。

  洪振海的姐夫是一位火车司机,正是这个机缘,使洪振海很快学会了开火车,并能在时速40公里的火车上上下自如。日军侵占枣庄后,25岁的洪振海放弃在铁路上的偷煤营生,在一位员的介绍下,他和朋友王志胜一道加入了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。

  洪振海在微山湖潜伏下来后,迅速在火车站附近建立了秘密情报站,并派王志胜以搬运工的身份,打入日本人开办的“正泰洋行”。

  秘密情报站虽然可以陆续向山里送出了一系列情报。但洪振海感到,枪是他们最需要的。在洋行工作的王志胜,在一次装卸日军货物时,意外地发现了,于是他巧妙地做了记号,并迅速通知了洪振海。1939年10月的一个夜晚,当装有的火车缓缓开出车站,早已埋伏在铁路旁的洪振海,飞身爬上火车……

  就在洪振海搞枪的同时,八路军115师的主力也开进了鲁南抱犊崮山区。原在这里活动的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被整编为115师苏鲁支队,其性质也由地方武装升级为正规部队。

  1939年11月,洪振海召集6名铁杆弟兄,在枣庄情报站的基础上秘密成立了一支队伍。因为主要在铁路线上活动,洪振海将它命名为“枣庄铁道队”。这也许是当时中国惟一一支在铁路上活动的游击队。1940年2月,苏鲁支队正式将铁道队纳归直属,同时任命洪振海为铁道队队长,王志胜为副队长,并抽调三营副教导员杜季伟任政委。

  此时的铁道队,队员已发展到20多人,后来铁道队开始向临城方向转移,公开打出“八路军鲁南铁道队”的旗号。鲁南铁道队在临枣线上神出鬼没地奇袭日本侵略者,截取军用货物的活动,也影响了津浦路上“吃两道线”的穷苦百姓。他们有的组织十余人,有的组织二三十人,都自称“铁道队”。规模较大者有活动在临城南部的孙茂生部(临南郗山铁道队)和活动在临城北部的田广瑞部(临北铁道队)。这两支铁道队经我地下工作者争取,接受了中共沛滕边县委的领导。

  1940年7月,为了有利于对这三支性质相同的武装的统一领导和指挥,苏鲁支队经与中共沛滕边县委协商,将这三支铁道队在微山湖东岸蒋集村合编为鲁南铁道大队,洪振海、王志胜任正副大队长,杜季伟任政委。同时又把临城一带的失业铁路工人组织起来,编为破袭队,负责破坏铁路交通;把铁路两旁的农民组织起来,组建掩护队,负责掩护截车掀货物。合编后各中队仍以分散活动为主,大队领导多随一中队活动,从此鲁南铁道大队进入大发展时期。这时台枣支线、临枣支线及津浦铁路韩庄至界河段,都成了铁道队打击敌人截取物资经常出没的地方。

  1941年1月初,八路军一一五师教导三旅七团等部队,在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、政委的指挥下,以围点打援、设伏围歼的战法,于郓城西北的潘溪渡附近进行了一次歼灭战。

  潘溪渡位于山东郓城县城西北。日占时期,郓城驻日军三十二师团1个大队和伪军500余人,并在侯集常驻日军1个小队,伪军2个中队。郓城日军自恃武器精良,常出城对我根据地进行野蛮地烧杀抢掠。各据点的日伪军外出一旦遭我打击,郓城日军便派兵前来增援。日伪军进攻,给抗日根据地造成很大困难。

  为巩固扩大鲁西抗日根据地,1940年底,鲁西军区司令员杨勇、政委召开会议,决定采用“围点打援”的战法,围歼郓城出援之敌。

  1941年1月7日夜,八路军冒着摄氏零下十几度的严寒,隐蔽开进预伏地区。战斗的具体部署是:以鲁西军区特务营和地方游击队围攻侯集据点,吸引郓城日伪军出兵增援,以主力七团位于侯集至郓城间敌人必经之碱场店地区公路两侧,布成袋形阵地,伏击援敌。

  8日零时,鲁西军区特务营对侯集据点发起围攻。我军故把攀墙云梯暴露出地面,摆出拔敌据点的阵势。同时鲁西军区“在华日人反战同盟”支部负责人水野清夫窃听日军,得悉侯集敌人向郓城告急,郓城敌人命其坚守,即刻出动日军1个中队和伪军1个大队,汽车4辆,携九二式步兵炮前往增援。

  8日13时,郓城出援的日伪军,大部进入我二营伏击区,仅剩尾随的炮兵尚未进村。此时,一个骑马的日军对埋伏的我军似有察觉,立即掉头回窜,日军主力停止行进,准备退出村子。敌情突变,已不能等待日军钻入我“口袋”再进攻,七团团长发出了攻击信号。我轻重机枪居高临下对敌扫射,战士们投出的手榴弹在敌群中纷纷开花。火力掩护下,战士们端起刺刀冲入敌群。敌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,纷纷向村东野泊地里溃逃。

  我军战士与敌人短兵相接,展开激烈的肉搏战。溃乱中的敌人,无力招架,死伤过半,汽车均被摧毁。残敌30余人,仓皇逃至碱场店东南方大堤,抢占大堤上的一座龙王庙。我三营迅速追至大堤西侧,一营也随即前来配合,再次形成对敌人的包围。经过一场拼杀激战,至17时许,全歼龙王庙之敌。

  当战斗在碱场店打响时,尚未进村的敌炮兵见主力遭到伏击,就仓皇打了几炮,便撤至大堤东南,沿公路向潘溪渡方向奔逃。这时,从西北包抄过来的二营立即猛扑过去,穷追不舍。抢先插入潘溪渡的旅骑兵连已切断了敌人的退路。敌人炮兵在潘溪渡村北被围歼,九二式步兵炮被我军缴获。在我围歼敌人炮兵的战斗临近结束时,郓城再次出援的日伪军,赶到了潘溪渡南侧。我严阵以待的旅骑兵连和二分区特务连进行阻击,击毙敌20余名,残敌败退,撤回郓城。

  围点打援,巧设伏兵的潘溪渡歼灭战,共歼日军160余人,伪军大队长以下130余人,焚毁汽车4辆,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、重机枪2挺、轻机枪6挺、马步枪190余支。

  1944年,抗日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已经揭开。7月,渤海军区遵照上级指示,为迎接全面大反攻,配合正面作战,对敌展开了强大的夏季战役攻势。在夏季攻势第一阶段成功争取了伪灭共救国军第八团王道部反正,并拔除日伪军据点54处,扩大了益(都)寿(光)临(淄)广(饶)四县边区。

  8月11日,渤海军区乘胜北上,发起以解放利津城为中心的夏季攻势第二阶段作战。利津城,是日伪军伸向根据地前沿的重要据点。该城守军为日军一个小队和号称“中国皇军”的伪华北绥靖军第八集团军第二十七团,这是日寇在北平通州精心培训、装备簇新的伪军主力部队,总兵力2000余人,其中一部驻守城外围据点。

  12日夜,渤海军区直属团、特务营和第四军分区部队,兵分几路,在夜幕掩护下,将利津城外围之张许、侯王庄、盐窝、单家寺等9个据点,分割包围。到14日午夜,外围据点均被拔除,我军各部遂逼近利津城下。

  16日晚,军区直属团第一营以偷袭手段炸开东门,突入城内,以一部沿城墙向两侧进击,占领北门及南门,另一部直扑东大街南侧之伪军第二十七团团部,将守军全部歼灭。当晚,城西门未能突破。17日,重新调整部署,至当日14时,占领上述据点。

  17日夜,大雨如注。渤海军区直属团第一营冒雨向城西北角日军据点发起进攻。在直属团第一营猛烈攻击下,伪军送信诈降,候其援兵。直属团第一营识破其计后,实施爆破和强攻。经彻夜激战,全歼利津城守军。

  此役,共毙俘日伪军1600余人,缴获大小炮14门、轻重机枪29挺、长短枪900余支、子弹10万余发、汽车2辆、战马50余匹、粮食75万公斤,以及其他物资。利津攻坚战,是渤海军区部队首次取得对城市攻坚作战的胜利,巩固扩大了渤海根据地,锻炼和提高了部队攻坚作战的技能。

  1941年11月2日,日军第十二军司令官土桥一次中将调动5万余日伪军,向中共山东分局、山东省战工会、一一五师和山东纵队等领导机关所在的鲁中根据地,发动了空前规模的大“扫荡”,企图借绝对优势兵力,以“铁壁合围”一举歼灭山东抗日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。

  5日,日伪军从临沂、费县、蒙阴、沂水、莒县等地,出动2万余兵力,以所谓“全面包围滚推式”的“铁壁合围”战法,在7架飞机、10辆坦克、数十门大炮配合下,分11路向青驼寺、孙祖、留田地区合围,企图一举消灭刚刚转移至留田一带的中共山东党政军首脑机关。同时,日伪军还在沂河沿岸的河阳、葛沟一带预伏重兵,布成口袋阵,准备在一一五师和山东分局领导机关向滨海地区转移时予以歼灭。

  当时,中共山东分局、山东省战工会、一一五师领导机关及直属单位共近5000人,而战斗部队仅一一五师特务营和山东分局警卫连。在日伪军合围圈迅速缩小、步步逼近的危急情况下,罗荣桓、朱瑞、陈光、萧华和陈士榘等,于当日16时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情报和突围方向。

  黄昏后,日伪军在留田周围燃起堆堆篝火,以待天亮发起总攻。中共山东分局和一一五师领导机关趁机组织突围。罗荣桓根据情报选择突围道路,亲自率作战科、侦察科的几名干部和师特务营一个连为先导,从日伪军包围的缝隙中腾挪闪避,迂回穿插,接连越过三道封锁线日拂晓,没费一枪一弹,未损一兵一卒,安全顺利地跳出了合围圈。随后,部队经高里再折而向西,到达距临沂城约25公里的埠山庄。当晚,中共山东分局、省战工会和一一五师师部等,经诸满安全转移至黄埠前地区。

  11月12日起,日军大“扫荡”进入“清剿”阶段。日伪军到处安设据点,修建公路,挖封锁沟,分割根据地,并在各据点周围布设机动重兵,一旦发现八路军,则立即合击,妄图长期控制沂蒙山区。

  在反“清剿”斗争中,根据地的基层政权、地方武装和群众游击小组积极配合主力部队,展开了袭扰日军据点、破袭公路和反伪化、反捉丁、反抢掠、反搬住日占区等斗争。沂南县芦山后、艾山后等5个村庄的群众,冒着生命危险,先后分散掩护了1300余名八路军伤病员和地方干部。该县横河村妇女明德英,机智勇敢地解救被日军追捕的一名身负重伤的八路军战士,并用自己的乳汁将其从昏迷中救醒,被誉为沂蒙“红嫂”。蒙山区鞋厂女工在日军“清剿”期间,带着鞋料,长期居住山洞,坚持军鞋生产。

  12月初,在一一五师等部内外线密切配合打击下,日军被迫据守临时据点,“清剿”计划宣告破产。此后,山东纵队等部开始反击撤退之日伪军,恢复和扩大根据地。太平洋战争爆发后,日军开始调整部署,从中国战场抽兵南下。中共山东分局和一一五师等领导抓住有利时机,迅速调整部署,一面组织机关安全转移,一面部署兵力尾追、截击撤退之日伪军。至28日,先后收复蒋庄、诸满、大桥、马牧池、岸堤、河阳等地,历时50余天的反“扫荡”作战终告结束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nurturepdx.com/anlinzhanzhen/103.html